美文摘抄-经典语录-励志的句子-名人名言-古诗大全-「番茄美文网」

韩国人到底有多爱国

  说到韩国人爱国,常为外界关注的并不是韩国民族主义本身,而是由此延伸而出的新历史观、领土主张、排外情绪、歧视国内混血公民等话题。

  我们想弄清的就是这些问题。我们试图验证,韩国人是否真的跟传言一样,因为“爱国”,就自焚、切腹、断指、捐金?

  韩国的版图和韩国人的金银

  先来说说韩国最被诟病的“一切都是韩国人的”言论。

  对中国网民来说,这种言论的常见代表,就是时常被热转的从韩国网站上截过来的“韩国领土地图”。在这些地图中,不仅现在的中国领土“自古以来就是韩国的一部分”,韩国的疆域还一度远至东欧、北非、阿拉斯加。

  成书于20世纪初的韩国“伪”历史书《桓檀古记》认为,高丽和百济多次占领今天的中国山东、江苏、浙江、山西、河北:“百济以兵平定齐鲁吴越之地”“入城长安,与世民约,山西河北山东江左,悉属于我”。

  虽然韩国学术界拒绝认可这种看法,但韩国网民却很热衷。网民们制作的韩国古地图显示,中国在唐朝时的版图不及朝鲜三国时期的任何一国,南宋时的中国被高丽长期压制,偏安一隅。

  “排队捐金”也是具有韩国特色的爱国壮举。

  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中,为了帮助韩国经济渡过难关,普通国民纷纷拿出家中私有的黄金、白银捐给国家。捐献者一度排起长队—这是真事。在当时耗尽外汇储备的情况下,黄金和白银成为国际债权人乐于接受的偿债方式。

  挺过最难熬的1998年春天之后,韩国政府重新掌握银行,微软吞并韩国最大软件公司、福特收购KIA汽车公司的计划相继夭折。

  很难统计民众“捐金献银”在多大程度上挽救了韩国经济,但横向比较境遇相似的泰国或许可窥一二—后者直到2003年才最终偿清120亿美元债务。

  爱国精神不仅可以挽救金融系统,还是一些弱势产品自我推销的王牌。韩国电影《龙之战》在韩国国内斩获5300万美元票房且好评如潮,这部电影以英文对白和特效为主,一半故事发生在古代韩国,一半发生在21世纪的洛杉矶,看完后能“获得极大的民族自豪感”。

  但《龙之战》的豆瓣评分只有3.7,《洛杉矶时报》的评论也认为电影“特效不过关,故事没逻辑,台词傻到家,表演像木偶,对每一条恶评都当之无愧”。

  但这并不妨碍韩国观众对该影片的热爱。

  在韩国文化研究学者金正昆看来,它成功的原因是韩国观众一方面喜欢本国巨兽踏平美国这样的剧情,另一方面更喜欢电影导演曾发表过的“好莱坞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的言论。这部电影像文化产业上“赶英超美”的一颗卫星,谁质疑,谁就是人民的敌人。

  韩国足球也扮演了同样的角色。在2002年第17届世界杯韩国队闯入四强之后,足球忽然间成为了韩国“第一运动”。人口不到5000万的韩国,仅国内足球K联赛就拥有12万本国球迷现场观看,其中更包括数万名女性球迷。其中一名女球迷对《汉城体育报》记者承认,作为铁杆粉丝,她对足球根本一无所知。

  “他们只想听到(韩国在国际上)胜利的消息”。金正昆说。

  不买国产货就死给你看

  “有的国家只在游行的时候不买日货;有的国家说不买日货,就真的不买。”这是天涯论坛上网友对韩国人说到做到的经济爱国主义的称赞。不仅不买日货,凡是进口产品,都不如国产品畅销。

  “身土不二”原是韩国民间组织“农协”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口号,意为“韩国土地上生长的东西最适合韩国人的身体”,以此号召国民消费本国农产品。

  韩国公众支持国货的高度消费自觉性并非天生,亦是舆论不断教育的结果。经过媒体几十年来持续不断的宣传作用,“身土不二”的思想深入人心,广告随处可见。购买本国产品不仅“最适合本国人的身体”,而且是“爱家乡、爱民族、不忘本”的标志。相应地,买进口货就意味着素质低、没觉悟。

  许多畅销世界的国际品牌在韩国市场难以登陆。多年来,进口笔记本电脑始终只占韩国市场10%的份额,而本国生产的电脑尽管价格昂贵,却占据大部分市场。

  汽车和手机也是如此。韩国主要城市的街道上鲜见外国车,基本都是“现代”“大宇”等国产车;3000多万个手机用户大部分选择三星、LG等本国产品,即使在NOKIA畅销全球的鼎盛期,它在韩国市场的占有率也只有4%,名列倒数。

  同样被本国厂商垄断的还有奶粉。韩国两大乳业巨头南阳乳业和每日乳业分别占据国内奶粉市场一半多和1/3的份额,进口奶粉平均占有率仅4%~6%。

  为捍卫国内农产品市场,韩国农民多次以死相逼。2003年世贸组织墨西哥坎昆会议,韩国农民代表李京海切腹自杀;2005年世贸组织香港会议,韩国农民团体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街头示威。

  2008年,因为决定从美国进口牛肉,韩国总统李明博的支持率在四个月内从70%骤跌至7.4%,全国爆发15万人大抗议。抗议要求一度从“抵制牛肉”升级到“总统下台”。

  从韩国民间到媒体再到官方的“爱国主义教育”确实颇有成效。如今,尽管中国大米价格只有韩国大米的四分之一,但韩国人更愿意买品质一样的本国大米。

  显然,他们更愿意算政治账。

  即使是“叛徒”,也要为之加油哦

  但现在,情况有点不一样了。

  一种叫“反国家主义风潮”开始在韩国媒体上不断出现—刚刚结束的冬奥会给韩国互联网带来了一场“运动员是简单的个人还是国家象征”的激烈讨论。

  今年24岁的韩国花样滑冰选手金妍儿在韩国人气高涨。为了观看金妍儿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许多韩国观众自费前往索契。

  韩国液化石油气生产企业E1也乘着东风播出了金妍儿出演的新广告。自从2012年E1聘请金妍儿担任代言人以来,公司在品牌价值评估中一路飙升升直至同类首位。这则配合冬奥会播出的新广告中,含有金妍儿身披太极旗站在领奖台上的场景。片中说,“你不是金妍儿,你是最美的韩国,你就是韩国”。

  尽管中国大米价格只有韩国大米的四分之一,但韩国人更愿意买品质一样的本国大米。

  广告本意想用国家主义来征服民众感情,但播出后却引起网民反感。一名韩国网友将广告反过来改为“你不是花滑弱国的选手金妍儿,你是永远尽最大努力去奋斗的冠军,是年轻后辈的先驱,你是金妍儿”。

  一些网友留言说,E1的广告是典型的全体主义思维方式,“强迫爱国”。还有人认为这是以爱国为枷锁让金妍儿背负金牌压力。韩国崇实大学教授金敏基表示:“现在的年轻人面临就业难、结婚难等经济难题,他们心里在质疑国家究竟给了自己什么?因此,强制灌输国家主义的广告根本行不通。”

  类似情况还发生在安贤洙身上。因为与韩国冰上联盟的矛盾,安贤洙改名为维克多·安,加入俄罗斯籍,代表俄罗斯征战冬奥会。

  安贤洙表示,他不喜欢韩国压抑的训练氛围。他在训练中身负重伤、险些结束选手生涯,联盟却不闻不问,让他对韩国特有的强压文化产生抗拒。但“易主”违背传统,更与“花郎精神”相左—“花郎”始于朝鲜半岛三国时期,类似于日本的武士,要求国民无条件地服从国家。

  但现在的韩国民众并未将安贤洙视为“叛徒”,反而为这位“俄罗斯选手”加油,他的支持率甚至高过韩国本国选手。

本文标签: